东京湾区发展模式:日本家产0大本营

东京湾区通常指东京、千叶、埼玉、神奈川和周边四县,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接近40%。东京湾区通常指东京、千叶、埼玉、神奈川和周边四县,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接近40%。

东京湾区已和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一道被称作“世界三大湾区”。

  除了集合大量人口和人才,东京湾还以庞大的经济体量、宜人的环境、谅解的文化、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成为区域乃至日本全国的经济中央,以其壮大的辐射能力带动周边经济发展。引领日本经济的“小地方”依托东京湾发展起来的东京大都市圈,形成了由东京、横滨、川崎、千叶、船桥、埼玉等大城市和市原、木更津、君津等家产重镇,以及若干中小城市构成的大城市群。

  

东京湾拥有众多良港,只是在物理上提供了对外交流的门户,更紧要的是开放程度,它决定了港口城市的国际化氛围,东京湾区正是具备了这两方面的因素。东京湾不仅汇聚了像日产汽车、丰田汽车、日本制铁、索尼、佳能、nec、资生堂、软银等世界顶级的跨国企业总部,同时也汇聚了微软、华为等世界着名的外资企业的研发中央。更为紧要的是,东京是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央。

  东京湾区的开放性和国际性,使得整个湾区的发展能够敏感地捕捉到世界政治经济不断变化的内容和趋势,令东京湾的建设紧跟世界的潮流,甚至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家产化产物到精细化发展东京湾区的发展始于19世纪末明治维新时期,当时江户改称东京,并成为首都。其后一连串的社会、政治和经济改革,以及全国铁路系统和现代通讯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日本快速家产化。

  此外,该国从欧洲引进先进技术,促进了纺织、钢铁和机械加工等制造业的发展,许多生产设施都建在东京湾周边,以便产品运往港口。

东京湾在开发中,逐步规划建成了两大家产地带,以银座为中央,向西(川崎市和神奈川县方向)发展出京浜家产地带,向东(千叶县方向)发展出了京叶家产地带。这两大家产带集合了包括钢铁、有色冶金、炼油、石化、机械、电子、汽车、造船、现代物流等产业,成为全球最大的家产产业地带。

  还包括了金融、研发、文化和大型娱乐设施和大型商业设施等,成为世界著名的金融中央、研发中央、娱乐中央和消费中央。如今,东京湾有东京港、横滨港、千叶港、川崎港、横须贺港和木更津港等6个港口,与区域内的两个国际机场和高速铁路网络之间的交通运输均十分完善。日本各港口都根据其功能和紧要性分类。根据这一分类,东京港、横滨港和川崎港是最紧要的国际货柜(集装箱)枢纽港,而千叶港、横须贺港和木更津港则属第二紧要的国际枢纽港。

  相较于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发展的独特之处体现在既有首都功能,又有临海优势,在这种优势下新产业层出不穷。服务业、研发、信息产业等今天已经成为引领城市新一轮大发展的驱动力。这些领域与开放、交流有着密势如破竹分的关系,全球性的人才交流在经济活动中变成很紧要的因素。

大规模人口集合与大规模交流相辅相成,形成东京湾区经济的特色,即体量大、多样性强,政治的、商业的、科研的,各种功能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优良的叠加效应,总体效率非常高。

  拥有港口只是在物理上提供了对外交流的门户,更紧要的是开放程度,它决定了港口城市的国际化氛围。东京湾区正是具备了这两方面的因素。港口城市的传统辐射到周边,更带来了整个地区的开放和谅解。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东京湾区具有的教育资源、创新资源等的优势导致通讯产业、软件产业、设计、生物医疗等知识型/技术密集型行业集合的隐晦添补。

  

借鉴中反思地域差异我国在规划发展湾区经济的过程中可借鉴东京湾区发展的有用经验,如除加大投资港口、交通、通讯等硬件外,提高营商环境和治安等基础生活环境也是提高湾区吸引力的紧要因素。同时,也势如破竹忽视处理好过度集合造成对经济、社会、环境等的负面影响。另外,中国经济已从扩大数量型进入到探索高质量的发展阶段,“湾区经济”建设优先政策选择应该是弱化投资驱动,强调创新发展。

  搜索复制